網頁對話
live chat
想娶個好媳婦原來有這么多套路?真是服了
2018-12-5 22:20:55  來源:圖說果敢 【字體: 】 瀏覽:次
本文摘要:
想娶個好媳婦原來有這么多套路?真是服了
  楚文星一雙黑眸直勾勾地看著面前的蘇明月,眼中再次閃過驚艷,真的太美了。
 
  眉如遠山,眼若秋水,纖巧精致的臉蛋找不出一絲瑕疵,搭上那完美妖嬈的身材,簡直用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她的美艷高貴。
 
  “我們試婚吧!”蘇明月深吸一口氣,冷聲開口。
 
  “試婚?”
  “沒錯,雖然你真的很差勁,但并不妨礙我跟你試試。”蘇明月說到這,腦海中不由浮現這個男人昨日的表現,眼中滿滿的鄙視。
 
  穿著偏舊,滿嘴胡渣,搭上懶散的無所事事模樣。偏偏卻不要臉地把自己夸的天上有,地上無。
 
  竟然說什么太年輕不想要孩子,讓自己別老想著跟他做那事,或者戴套來也行。
 
  還說什么結婚了自己的公司就是他的,給多少錢都不肯放棄。
 
  總之就是,沒有最無恥,只有更無恥。
 
  后來,因為把對方趕走,卻被一直把她當寶貝的奶奶狠狠訓斥一頓,要求她立刻打電話找回那混蛋。她可以不任何人的話,但卻不能不奶奶的話,所以約了他今早見面。
 
  楚文星依然臉帶笑容,毫不介意,只是好奇地問:“怎么個試法?”
 
  “很簡單,我跟你結婚,一起相處。但是,必須有一年期限。如果一年之內,我不滿意你,那我們必須離婚。”
 
  別說一年,就算給對方十年時間,她也不可能喜歡上對方。只要一年期限到了,再離婚,相信那時候奶奶也不能說什么了,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。
 
  “有點意思,可萬一一年后,我不滿意你,你卻死皮賴臉地纏著我……”
 
  “你才死皮賴臉呢。”蘇明月氣血上涌,差點暴走,這種事怎么可能會發生,不過很快忍?。?ldquo;如果是那樣,主動權自然在你手里。”
 
  楚文星沉默,沒想到這小妞想出了這么個主意,還真是挺有想法的,就連他都沒有想到。
 
  蘇明月看他不吭聲,心里打鼓,忙補充:“就算萬一最終我們因為不合適分手,我也可以給你創業資金,一個億,怎么樣?有一個億,你可以做很多事,可以找很多女人,想干什么都行。”
 
  “這個,不是錢的問題啊。”
 
  “二億!”
 
  “那個,真不是錢……”
 
  “三億,你不要太過分了……”
 
  “你怎么就不明白,真不是……”
 
  “五億!”蘇明月咬了咬牙,說出了心中的底線。
 
  “成交!”一直拒絕的楚文星眼睛一亮,立刻改口答應了下來。
 
  蘇明月整個人被嗆了一下,原來所謂的堅持只是想要更多的錢。不過沒關系,只要事辦成了就行,忙說:“那好,就這么定了。”
 
  “行!”楚文星答應的干脆。
 
  蘇明月得到肯定答復,趕緊拿出兩份早已擬定好的合約,以及隨身攜帶的鋼筆遞了過去,趁熱打鐵地說:“既然你都同意了,那我們現在就把合約簽了吧。”
 
  楚文星接過合約,微微怔了怔,笑說:“你辦事還真是干脆利落,雷厲風行。”
 
  “當然!你無所事事,時間自然可以任意揮霍。但對我來說,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。”
 
  楚文星納悶了,問道:“你怎么就認定我無所事事?”
 
  蘇明月白了他一眼反問:“這還用問,你渾身上下都透出了一股不思進取,胸無大志的廢材氣息。”
 
  “好吧。”楚文星無力反駁。
 
  蘇明月看他樣子,就知道自己說中了,眼中滿滿的鄙視。心中暗哼一聲,這樣的男人,也妄想做自己的老公,還不如讓她撞墻死了算了。
 
  楚文星接過合約,短短幾秒快速掃過之后,就毫不猶豫地在上面直接簽上了自己大名,笑著說:“好了。”
 
  蘇明月親眼看著他簽的,一道喜悅在眼中一閃即逝,淡淡地問:“你不看內容就簽了?”
 
  “沒事,你給的合約,哪怕把我賣了,我也心甘情愿,誰叫我對你滿滿的都是愛呢。”楚文星語氣還挺真誠。
 
  只可惜,蘇明月不但不信,甚至心想,這絕對是一個口是心非,滿嘴甜言蜜語的無恥男人。
 
  幸好楚文星不懂讀心術,否則知道她這想法,非郁悶死不可。
 
  “雖然你不看,但有幾點我覺得我必須跟你重點說一下,避免你違規。”蘇明月說。
 
  “好吧,你說。”
 
  “第一,以后我們結婚了,雖然住在一起,但你絕不能碰我,我也不會管你的事情。”
 
  “可以!”楚文星毫不猶豫地答應,他可沒想過這冷冰冰的女人會輕易讓自己碰她,能自由逍遙已經很不錯了,也算是完成了爺爺的要求。
 
  “第二,我們的關系,你不能泄露給外人知曉,尤其是公司里面的人。”
 
  “放心,我這人守口如瓶,不會亂說的。而且大不了,我不去你公司就是,更不會在公司泄露了。”
 
  “這不行,你必須到我公司工作,過兩天就上班。”蘇明月直接說,這個不是她的要求,是奶奶說的,必須讓楚文星去公司,好好工作學習,爭取能盡快提升能力幫她。
 
  當然,在她看來,以眼前這個男人的能力跟態度,簡直是爛泥扶不上墻,根本不可能會對公司有幫助。
 
  “啊,不可以不去嗎?”楚文星郁悶,他可不想把自己整天關在一個地方。
 
  “不行,你沒看條約上都已經寫了,在公司工作,要注意不能暴露身份。這句話說明,你必須在我的公司工作。”
 
  “這話還能這樣解釋?”楚文星驚愕。
 
  “當然,下面可是寫了,一切最終解釋權歸蘇明月所有。”蘇明月指著合約優雅地說。
 
  楚文星無奈:“好吧,算你狠,我認了。”但很快又一本正經地補充:“不過我先聲明,吃喝玩樂我擅長,正正經經工作可不是我的風格。”
 
  蘇明月冷哼一聲,看他絲毫不覺得這樣說很丟人的樣子,冷冷地說:“沒事,就你這樣的,我也不敢奢望有什么工作能力。在公司,只要你安安分分,不惹麻煩,沒人會開除你的。”
 
  “行,反正有你罩著,我還怕什么。”楚文星沒有意見。
 
  “那就好!”蘇明月又問:“你戶口本帶著吧?”
 
  “什么意思?”
 
  “結婚啊,現在剛好八點半,等我們趕到民政局門口,應該正好開門上班了。”
 
  “……”楚文星徹底呆了。
 
2
   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,兩人一起走出了民政局,楚文星坐在蘇明月的豪車上翻看著手里的小本本,瞅了又瞅,還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 
  奶奶的,哥就這么莫名其妙地結婚了,娶的還是一個年輕貌美,身嬌體嫩的富婆。只可惜,這個老婆有點冷。
 
  蘇明月也是神情異樣,自己竟然就這樣結婚了。不過她卻暗暗松了一口氣,昨晚籌劃許久,本以為很麻煩的事情,今天卻進展的非常順利。
 
  要知道,從之前的情況來看,楚文星可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。幸好,總算安排妥當了這件事。
 
  楚文星回過神來,看著開車的蘇明月問:“老婆,既然我們已經結婚了,是不是該找個地方好好慶祝一下?”
 
  “慶祝,你覺得這事值得慶祝?”蘇明月一臉冷漠地反問。
 
  “難道不值得?”
 
  “當然不值得,毋庸置疑的事情。”蘇明月還說:“更何況,我現在一堆工作要忙,哪有空做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 
  “好吧。”楚文星無奈。
 
  “還有,以后對我的稱呼你要注意。”蘇明月到老婆兩字從他口中冒出,怎么都覺得異常刺耳。
 
  “稱呼?你不喜歡老婆兩個字啊,那行,以后就叫你親愛的。”
 
  “……”蘇明月眉頭皺起。
 
  “這也不行,那小寶貝?”
 
  “蘇姐姐?不對,你比我小,蘇妹妹?”
 
  “還不行啊,小月月?”
 
  蘇明月差點崩潰,她明白自己再不說話,還不知道從他口里會冒出什么讓人羞憤的稱呼,趕緊說:“叫我名字。”
 
  “哦!知道了。”楚文星竟然沒有反駁,很自然地答應,這讓蘇明月反而有些不適應他的風格。
 
  “你住在哪?”蘇明玉問。
 
  “怎么了?”
 
  “去你那,收拾東西,跟我回家!”蘇明月冷聲說,說到回家兩個字,內心莫名地有些觸動。
 
  家,那里以前可是她一個人的家。從今往后,就要再住進去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男人了。
 
  “回家啊。”楚文星摸了摸鼻子,話有些意味深長,蘇明月裝著沒見。
 
  很快,兩人到了房間,楚文星指著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笑著說:“有些亂,你等等。當然,畢竟女人更擅長收拾東西,如果你愿意幫忙最好了。”
 
  蘇明月瞅了一眼,眉頭蹙起:“我不知道怎么收拾東西,而且,你這些破爛,根本就沒必要收拾,全扔了就是。需要什么,以后買新的。”
 
  “額!”楚文星覺得自己還是老實閉上嘴巴,收拾了一點衣服,然后整理著隨身攜帶的一堆書籍。
 
  蘇明月顯然看到了,遠遠看去不像是消遣的小說,問道:“你喜歡看書?”
 
  “是啊,俗話說的好,書中自有顏如玉,所以我空閑時候就喜歡看看書。”楚文星笑著邊收拾。
 
  “看得出來,很符合你的性格。”蘇明月想到了楚文星色米米的眼睛,估計她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女人,可不正是符合他的性格。
 
  這時她看那些書都挺厚,好奇地上前看了一下,史記,資治通鑒,孫子兵法等等都有,不由地問:“這些你都看?”
 
  “當然,情場如戰場,兵法策略用的好,泡妞都事半功倍。比如說,那個欲擒故縱就很好用。”
 
  蘇明月有些氣惱,懶得理他,直接走到一旁坐著看他收拾??燒飧齷斕?,動作也太慢了,忍不住催促了幾下。
 
  終于,收拾妥當,楚文星坐上車,想到了領證的事,想到她剛剛的催促,問道:“明月,你做什么事都這么風風火火嗎?”
 
  “什么風風火火,我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做這些沒意義的事情。”
 
  “結婚也是沒意義的事情?”
 
  “難道不是嗎?”
 
  楚文星不吭聲了,這根本就不是個正常女人。一般對于女人來說,結婚可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。
 
  畢竟,大部分人一輩子就那么一回。半個多小時以后,車子進入了翠園。
 
  翠園是一個別墅小區,地理位置靠近郊區,環境優雅,風景秀麗,交通也便利,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貴,
 
  坐在車里,楚文星通過車窗掃視著外面,笑著贊嘆:“這里環境真不錯,住著肯定很舒心。”
 
  “當然,不好我也不會買在這。”蘇明月不客氣地說,來到6號別墅門口:“到了。”
 
  楚文星點了點頭,老實地收拾東西。沒辦法,他可沒指望蘇明月能幫他拿東西。讓他比較無奈的是,剛下車,蘇明月就啟動車子要往外開。
 
  “你去哪?”楚文星忙問。
 
  “上班,因為這破事,都耽誤我很長時間了。”蘇明月甩下一句話,就驅使著紅色寶馬離開。
 
  在她眼中,結婚不但是沒意義的事情,還是一件破事?而且,這個老婆,到了家門口,都不把自己領進去一下。
 
  楚文暗暗苦笑,無奈地孤身往里走去,這時里面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走了出來,笑著問:“你好,你就是楚文星先生吧?”
 
  “嗯,是的。”楚文星忙笑著說,看來蘇明月還是打電話通知了的,邊往里走邊笑著問:“大姐,這棟別墅就你跟明月兩人住嗎?”
 
  “不是,我一個人哪忙得過來。對了,我都一大把年紀了,哪是什么大姐。我姓吳,是這棟別墅的管家,專門伺候***的,你跟她一樣,叫我吳媽就好了。”
 
  “怎么會,您看起來就跟三十來歲一樣,人還這么漂亮。”楚文星絲毫不吝嗇贊美。
 
  吳媽被夸的相當高興,對他印象越發好,進去后說:“***說你沒吃早餐,先坐一會,我去給你做些。”
 
  “嗯,麻煩你了。”楚文星看著吳媽離開,起身走動了一下,整個別墅,外面很空曠,花園,游泳池,一應俱全。
 
  里面也是設計優雅,檔次極高。像什么紅木家具,高檔家電之類的,一應俱全,什么都不缺,除了人氣。
 
  吃完東西,在吳媽的幫助下,楚文星進入自己房間,里面各種家具,應有盡有。總之,一切全都安排妥當了。
 
  這里,以后就是他的家了,至少一年內是。
 
3
    楚文星閑來沒事,跟吳媽閑聊知道了不少蘇明月的事,順道刮了胡子洗了個澡,人都變得精神帥氣多了。
 
  晚上七點半的時候,他到蘇明月給吳媽打電話告知今天加班,要十點多回家。反正無聊,更何況,就算人家回來了,也沒好臉色看,就出了門。
 
  剛出去手機響起,接通之后喊道:“爺爺!”
 
  “文星,我跟你說的事情,你辦妥了沒?”爺爺直接問。
 
  “何止是辦妥了,連結婚證都領了。”楚文星沒好氣地說,自己才來江海市不到一個月,都催多少回了。
 
  “證都領了?臥槽,你真夠迅猛的。”爺爺驚愕。
 
  “爺爺,你能靠譜點不,一大把年紀還爆粗口。”楚文星鄙視完才說:“這下你滿意了吧?”
 
  “滿意,滿意!”爺爺哈哈笑著說:“加把勁,爭取盡快給我抱個孫子。”
 
  楚文星一,不由想到了蘇明月那冷冰冰的樣子,頓覺這個事情是多么的不靠譜:“你就好好等著吧。”
 
  “我會等的,對了,你在江?;購冒?。這里可不比國外,雖然你身份非比尋常,往日更是在國際上逍遙霸道慣了。但在華夏,還是要低調點。”
 
  “知了,你孫子是那么不懂事的嗎?”楚文星反問,相比爺爺能夠隨便開玩笑,老爸反而是個非常嚴肅充滿威嚴的人。
 
  “那倒沒有,只是希望你能安安心心地度過一段輕松愉快的日子。”爺爺嘆息著說。
 
  楚文星微微沉默,好一會才說:“爺爺,我還有事忙,先不跟你聊了???”
 
  “好,你要加油,我可等著你的寶寶出世呢。”爺爺期待地說。
 
  楚文星無語地掛了電話,他知道爺爺一定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做,而且非常的危險。想到這個,他腦海中不由浮現往日的情景。
 
  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。從小,爺爺就把他丟入了暗無天日的訓練場,接受著整個組織最殘酷,最全面的訓練。
 
  之后更是帶著接受組織訓練的兄弟們執行了一系列危險任務,他曾質問爺爺,為什么要這么對他。
 
  爺爺只說了一句,楚家需要強大的他。
 
  或許這樣也好,讓他從小遠離了優越的生活,更沒有沾染絲毫的紈绔氣息,甚至京城很多人都不知道,楚家還有他這么一號強悍人物。
 
  半個小時后,楚文星出現在隨意酒吧門口,這時一個叫張勇的保安看到,忙上前喊:“星哥,你來了。今天丁姐有事,她沒在酒吧。”
 
  丁姐是這的老板娘丁香,也是楚文星組織中一個兄弟的姐姐,托他照看。來江海市這么些日子,一來二去,兩人非常熟。
 
  “沒事,我就是想喝酒,老樣子的。”楚文星笑著往里面走去,找到一個位置坐下,欣賞著上面的火辣熱舞。
 
  “好的!那個,燕燕,鶯鶯他們可是一直都念著星哥你,要不我讓她們來陪陪你?”
 
  楚文星搖頭笑說:“算了吧,她們一個個如狼似虎,讓她們陪,我還不被她們吃的渣都不剩。”
 
  “嘿嘿,那不是星哥你魅力大嘛。”
 
  接下來的時間,確實有好些女子接近,除了酒吧認識楚文星的,還有二三個極其美艷的女人。
 
  但很顯然,楚文星一點都不敢興趣,搖頭婉拒。不知不覺,已經是晚上十點。得回家了,咱可要做個顧家的好男人。
 
  可就在他要起身的時候,一個醉眼朦朧的女子突然出現,手里還拿著酒,坐下來直接問道:“你為什么拒絕那些接近你的女子?”
 
  楚文星楞了一下,笑著說:“沒什么,因為我結婚了。”
 
  當然,眼前的女子確實相當漂亮,一頭烏黑長長的秀發,如同精心雕刻一般的俏臉微微泛紅,配上玲瓏的身材,隱隱透出的白嫩,真是魅力無限。
 
  “結婚?”女子眼中露出嘲諷:“你們男人不是都覺得家花不如野花香?”
 
  “你說的挺對,但也分情況。我這人眼界高,一般女人可看不上。”楚文星看對方漂亮,才愿意多說幾句。
 
  “是嗎,那像我這樣的呢?”女子臉龐嫣紅,看起來喝了相當不少的酒。
 
  楚文星搖了搖頭,沒有正面回答,只是說:“美女,我不知道你為了什么事心傷。但是我提醒你,一個女人,尤其是你這么漂亮的女人,在酒吧喝醉了很不安全。”
 
  “虛偽,看起來人模人樣的,滿嘴仁義,我看你腦子還不知道想著什么無恥的事情吧。”女子眼中露出恨意。
 
  楚文星苦笑,這女人有病吧,莫名其妙地找自己,說著莫名其妙的話,搖頭起身離開。
 
  “等等!”女子眼見楚文星一聲不吭地離開,對她竟然沒有絲毫非分之想的意思,不由地喊住。
 
  “還有事?”楚文星淡淡地問,目光清澈。
 
  “我快喝醉了,站都快站不穩了,你就這樣離開?”女子問。
 
  “我又不認識你,你喝醉了關我什么事?”
 
  “怎么,你們男人,不是個個都巴不得女人喝得越醉越好,到時候就可以帶走想做什么都行嗎?”
 
  “你說這個啊,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,但我絕對不是,知道為什么嗎?”楚文星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,本就灑脫的他更增添了不少的魅力。
 
  “為什么?”
 
  “因為我喜歡跟清醒的女人來。”
 
  “為啥?”女子臉色更加紅,但酒能壯膽,脫口就問。
 
  “因為女人喝醉了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而這種事,只有真正的身體跟思想合一,才能享受最佳的感覺。”楚文星坦然直白地說。
 
  “變太。”美女罵了一句。
 
  “也許是吧,不過看你醉眼朦朧的樣子,還是好好關心你自己吧。如果我是你,就立刻出門,然后回家。”楚文星說完就走。
 
  話已送到,對方不那也沒辦法。
 
  女子看著楚文星真走了,有些驚愕,看他真的就那么離開,突然大喊一聲:“等一下!”
 
  楚文星轉頭無奈地問:“美女,你到底鬧哪樣?”
 
  “是男人,就過來坐下陪我喝酒。”女子說。
 
  楚文星搖頭不理,直接走開。
 
  可這時,女人不知哪根筋不對,直接起身追了上去,而是上來就是抱著楚文星擁吻了起來,狂熱且瘋狂。
 
  楚文星楞了一下,他往日就是浪子,回到華夏之后,一直都沒碰女人。偏偏這個女人如此勾人,如此主動,手很快不由自主地放到她身上。

相關內容